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撑开妹妹的肛门

时间:2018-05-17
我叫做王宇龙,是一名很普通的高中生,出生在很普通的家庭,父母生完我之后,隔了三年又生下了妹妹,叫做王语璿目前刚升上国中,而我和妹妹的故事也在此展开.
  「哥,今天晚上吃什么」
  「哥,帮我拿洗发精,里面的用完了」
  「哥,帮我……XXXXX 」
  每天每天妹妹常常这样叫喊着我,我的家境虽然算不上贫穷,但也并不富裕,顶多收支持平罢了,父母晚上可以说经常做到半夜,早上我们出门时也都还在睡觉,所以妹妹几乎都是我在照顾,从小时候帮她洗澡,还必须练得一手好字用来签联络簿。
  「哥别突然进我房间啦!」我拿着叠好的衣服进到妹妹的房间
  「吼,我自己来,别开我的衣橱喔,我可是女孩子」妹妹从我手中接走衣物
  我被赶出了房门,苦笑了一下,想当初要妹妹一个人洗澡时,还气冲冲的跟我闹了好几天,现在终于也开始对我这个哥哥反抗起来了。
  妹妹的确也是个美人胚子,我想大多都是遗传到妈妈吧,我那时坚持要她自己洗澡,主要原因是因为虽然她还只是个国小生,但我已经会因触碰她的身体而感到兴奋了。
  我到目前为止的人生大多数也只接触到妹妹一个女性而已,虽然在学校有不少女孩对我释出好感,但我必须考虑到照顾妹妹,根本没时间去交什么女朋友,一想到妹妹也慢慢长大了,或许也会交个男朋友之类的,说真的我还真有点失落。
  「弄个甜点给语璿好了」我想妹妹看书看累了一定会吵着吃宵夜
  我準备了一点水果和小蛋糕拿进了妹妹的房间,但接下来的那一幕却令我震惊不已,我的手一时也软掉了,手中的盘子掉到了地上,一声巨响也惊动了妹妹。
  「啊!哥哥……我」妹妹吓了一跳。
  只见妹妹跪在床上,下半身赤裸,一手撑着床,另一手拿着一只棍状物体顶在自己的屁股上,然后一脸惊恐的望着我。
  「语璿你……」我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没想到那乖巧可爱的妹妹,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不要!!」妹妹大声一吼,赶紧把被子拉上去,遮住令人羞耻的阴部。
  「出去啊!」妹妹哭喊着叫我出去。
  「语璿没关系的」我走到床上想让妹妹冷静。
  「不要走开啦!」妹妹不停的闪避我。
  我只好无奈的把地上的盘子一片片的捡起,深怕妹妹不小心被割伤。
  「哎呀!」我一时失神被碎片割出了一到伤口,接着马上从那隙缝中渗出了一到鲜血出来
  「哥,怎么了」妹妹不顾自己还没穿上内裤,拉开被子跳下了床,到我旁边关心我
  「别靠近,你没穿拖鞋会被割伤的」我喝住她,让她不准靠近
  接着我把地上的碎片捡干净,把又把地上的水果和蛋糕整理好,才拿着碎片离开妹妹房间.
  我用着清水冲洗伤口,强烈疼痛感从手上传回身体,这时我想着毕竟妹妹也是女孩子,也是有那方面的需要,其实我早就有过男女之间的性事了,只是对象是我的国中导师,导师也已经结婚也有小孩子,跟我算是玩玩罢了,而这样的关系反倒最适合我这种没时间的人,偶尔见见面开个房间,结束后就各自回家,老师要的是刺激感,我要的只是那种初尝禁果的性欲快感吧。
  「哥」这时后方传来了妹妹的声音,我回头看到妹妹拿着急救箱在后面看着我
  「等等到我房间来,我帮你擦药」妹妹眼光还是很害羞,毕竟被自己的哥哥看见那种事情很尴尬吧
  没多久后我就走回了妹妹房间,妹妹要我坐到床上,接着拿起棉花沾了点红药水在伤口上涂抹着。
  「嘶~~喔!」伤口开始产生了刺痛感
  「你忍忍喔,一会儿就好了」妹妹在伤口上吹一吹
  再来妹妹拿出了绷带把伤口包上,我这时才觉得伤口其实蛮严重的,从虎口一直到另一头,横跨了整个手掌,妹妹却是很熟练的帮我包扎好。
  「哥……你刚刚都看到了」妹妹语气平淡的说着,但明显感受到她是在逞强
  「嗯,不过你别在意,人都有需要的,像哥哥我也常常躲在房间自己玩喔」我故意这么说想消除紧张感
  「不是这样的」
  「不是?」我开始有点搞不清楚
  妹妹起身到书桌抽屉里拿起一个小袋子,我一看原来是医院开的药袋,接着妹妹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拿给了我,我看了一下,病名是肛门紧缩XXX.
  「这个是?」
  「我以前就常常觉得上厕所的时候觉得很紧,而且都痛痛的,我跟你说的时候,你老是说要我多吃青菜,之后我就一直忍着,直到前几天上厕所时竟然流血了,我鼓起勇气去看医生,结果医生说是我那边……那边太小了」妹妹讲到重点部位是还停顿了一下
  而这时我才想起小时候有一阵子妹妹常常上厕所后跑来跟我说她很不顺畅,那边都痛痛的,我当时只是以为一定是妹妹便秘,所以要她多吃点蔬菜就好了,没想到却不是那原因。
  「所以,后来医生说,可以用一些小玩具稍稍撑开一点点就可以改善了,只是没想到我第一次用,就被哥哥看到了」
  「原来你不是在自慰啊?」我很大辣辣的说出来
  「我才没有……那个……那个过……」妹妹低头害羞的都说不出话来
  「好吧!那你继续,我出去咯」
  「等等……哥哥帮我好吗?」
  「怎么帮啊?」我虽然心里十分挣扎,但最后还是回过头去回应妹妹
  「我想塞却都进不去,而我又怕痛,一点点痛我就会停手,所以哥你帮我塞好不好」
  「嗯」我知道这绝对是要拒绝的,我是她哥哥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我从妹妹的手中接过按摩棒,我看妹妹的屁股根本是干的,没有经过任何润滑当然会很痛。
  「你等等喔」我跑去拿了一罐凡士林回来
  接着我挖了一大坨轻轻涂抹到妹妹的肛门中,我用着食指在妹妹的菊穴上按摩着,手指竟然不自觉地塞进了一节进去。
  「啊~」妹妹惊呼了一声
  「很痛吗?」我赶紧将手指抽出
  「没……没有,只是有点吓到」
  「那我要用这个进去咯」虽然我没有走后门的经验,但我想应该按摩的差不多了
  我拿起按摩棒,在按摩棒上面涂满凡士林,这是跟很细的按摩棒,大小应该比我的食指粗一点,大概就是大拇指的粗度。我把按摩棒抵在妹妹肛门上,然后一点一点的没入,在这之间妹妹不停的发出痛苦般的呻吟。
  「进去了」按摩棒的手柄顶到了妹妹的屁股上
  「哥……哥,好……好……辛苦」明明天气还有点寒意,但妹妹的额头上却布满着汗珠
  「那我抽出来喔」
  「嗯嗯」妹妹勉强回应我,我又慢慢的把按摩棒抽出来
  「那个好硬,进到里面好痛喔」
  「那怎么办,再去找个更细的来?」
  「哥哥,一开始进来的就不会了」妹妹看着我的手
  「你是说用我的?」我伸出了食指,妹妹点点了头
  我心想这样玩下去会不会出问题啊,到最后有可能我把持不住就骑上去了。
  「哥哥嫌我那边髒吗?我有清洗过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疼痛引起的,但妹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来趴下来吧」我示意妹妹回到刚才的姿势
  我把食指伸进凡士林的罐子里反覆转动,接着深吸一口气,将食指伸进了妹妹的体内,妹妹的体内非常的温热,我总觉得食指都快要融化了,我这时也感受到我的下体慢慢的有反应,我不自觉的往妹妹的阴部看去,那紧紧闭合的阴唇只露出一条细细的缝,可以很容易看出从来没有人进去过,那柔软的阴毛不时触碰到我的手,挑动着我的内心。
  「哥哥,你可以轻轻的动一下,医生说要这样才有效果」
  我开始窜动起我的手指,在妹妹的直肠里肆虐着,突然我感受到一股肿胀感,原来我已经完全勃起了,阴茎被裤子束缚住,让我感到非常难受,我用另外一只手拉下了裤子,握住阴茎前后套弄起来。
  我就这样一边抠着妹妹的屁眼,一边套弄自己的阴茎,感觉反倒是像妹妹在帮我发洩一样,这时妹妹突然听到不寻常的声音转过头来。
  「啊!」妹妹应该是自从跟我分开洗澡后就没看过我的阴茎了,经过了发育期后我的阴茎算是很雄伟,大约有16公分长,粗度大概是那根按摩棒的两倍吧
  「语璿哥哥忍不住了,可以让我进去吗?」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性了,现在就算妹妹不同意,我大概也会直接强姦她
  「可是哥哥的……好粗」妹妹羞红了脸转过去,但还是不时的用眼角扫过来
  没想到妹妹并不是很疯狂的反抗,而是怪罪我的太大而已。
  「没关系的,女人生小孩的地方弹性很好,一定能够进得去的」
  「那……那边不行」妹妹赶紧伸出手护住阴部
  「拜託啦,就让哥哥来一次好不好」
  「不行如果给你的话,会有小宝宝的,我不想要那么早就有哥哥的小孩」这句话意思是代表以后就可以有我的小孩吗?
  「不然你给我这边」我用手指在屁股里动了洞
  「可是哥哥的太大了,会很痛」
  「试试看好不好,哥哥真的忍不住了」
  「哥哥真的很想要我吗?」妹妹停顿下来想了想,然后问着我
  「嗯嗯我很想要」我的肉棒都硬到快爆炸了,毕竟国中毕业后也很久没碰女性了
  「那要轻一点喔」妹妹竟然答应了
  我迫不及待的把龟头直接捣了进去,这时妹妹发出了嘶吼,我才意识到我忘记补凡士林了,这时我也不忍心拔出来再插进去一次,只好把凡士林涂到阴茎部分,接着再慢慢推进.
  「呜……哥轻点很痛」
  我慢慢感受到一股紧迫感,跟当初插老师阴道完全不同,里面的肉壁从四面八方紧紧夹住我的阴茎,妹妹伸手往后抓住我的手,全身身体紧绷,我知道这样会更加疼痛,但我又不愿意让妹妹放鬆肛门,也就硬着头皮整个顶了进去。
  「啊!好痛」妹妹忍不住疼痛喊了一声
  「对不起我太心急了」
  「真是的都说要轻一点了,人家的那边本来就比较……比较小」妹妹从怪罪变成害羞的说不下去
  「不是小是很紧喔,因为太舒服了所以我就忍不住了」我稍稍纠正了妹妹
  我稍微让妹妹休息一下,然后才开始慢慢的动,感觉上也并不算是动,真正摩擦的幅度只有一点点而已,或许还不到一公分,主要原因是因为妹妹的里面真的太紧了,简直是被紧紧握住的感觉,前后摆动时肉壁紧紧吸住。
  「哥哥……哥哥……」妹妹不停呼唤着我
  插了没多久我突然发现里面的凡士林慢慢的被抽了出来,我赶紧又挖了一坨涂抹在两人结合的周围,深怕妹妹的内部受伤了。
  「嗯嗯……呼呼呼」妹妹大口大口的呼吸,身体滴落出汗珠
  我把妹妹的睡衣往上拉,然后熟练的解开妹妹的乳罩扣子,鬆垮垮的乳罩就这样挂在妹妹身上,我伸手抓住了妹妹的胸部,说真的跟当初老师差的蛮多的,只有微微的突起,我想经过发育期后应该还会大上不少,而且弹性也比老师好多了,毕竟老师也是年过四十的人了,是没办法跟13岁的少女比拟.
  「不要摸那边」
  「语璿的这里小小的很可爱喔」
  我刺激着那从来没让其他的触碰过的乳头,轻轻的用指甲刮弄,妹妹这时才第一次感受到女性的快乐,随着我的刺激,妹妹的身体也越来越热,甚至从小穴的缝中流出黏稠的淫水。
  接着我两手环抱住妹妹的腰,整个人压到妹妹背上,下体疯狂的撞击着妹妹的屁股,开始进入最后的冲刺,原本紧紧黏住阴茎的肉壁被撕扯了开来,让我的阴茎可以快速的在妹妹体弄抽动,我感受到无比的快感从阴茎传到我身上,而在此同时妹妹却是感受到强烈的疼痛感不停的袭来。
  「哥哥……停下来,好痛……好痛喔,快要裂开了,啊~不行,停下来啊!哥~」妹妹哭喊着
  不过现在的我早已停不下来,我不理会妹妹的哭叫,持续做最后冲刺,妹妹无力的趴了下去,我也顺势整个人压到她身上,死命的往里面干,精液突然无预警的喷发出来,灌入了妹妹的肠子里,应该是太久没做了就突然这样射出来了吧。
  「射了好多好多喔」精液持续的喷发出来
  射精至少维持了近一分钟才停止,而妹妹早已因为疼痛昏了过去,我拔出阴茎检查妹妹的里面。
  「呼~好险幸好没有受伤」我鬆了一口气
  而这时我发现到妹妹的小穴已经整个湿润了,如果趁这时插进去妹妹完全没办法反抗,正当我把龟头抵到那阴唇缝口时,我停了下来,心想如果这样破了妹妹的处,看她样子虽然不会有什么强烈的反抗,甚至会因此随我玩弄,但我又想到既然妹妹的心是属于我的,那我就不应该给妹妹留下这阴影,我要让妹妹的第一次既幸福又舒服。
  我把妹妹抱到了怀中,自己坐了起来上半身靠到床头柜上,等待妹妹醒过来。
  「嗯……好痛」妹妹一醒来就喊疼
  「你醒啦」我在妹妹耳旁问着
  「那里都还怪怪的,感觉肿肿的被撑开的样子」妹妹向我抱怨着
  「这正不是你想要的吗?把肛门弄开一点」我半开玩笑逗着妹妹
  妹妹不理会我躺在我怀中休息,过了许久才又开口。
  「哥陪我出去买东西吧」
  「现在?那么晚了去哪啊?」我问着
  「药局」
  「去药局做什么,你又没受伤」
  「买这个」妹妹拿起了被我们用掉一堆的凡士林
  「下一次哥哥得多涂一点」妹妹的意思是我以后还可以继续干她屁眼
  「那走吧,但是你走得动吗」
  「你牵着我就可以」妹妹伸出手来
  我拉住妹妹的手让她站起来,然后帮上穿上了衣服,出门去了。而那晚我们买了好几罐凡士林。
  「哇!这么多罐是要用到什么时候啊」我看着手中的大袋子
  「哥」妹妹整个人贴着我,两手抓着我的手臂走着
  「嗯?」
  「我要你亲我」妹妹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
  我把头靠过去,轻轻的在妹妹的唇上点了一下,然后妹妹就害羞得不敢看着我,头低低的走着,脸上浮出那幸福的样子。
撑开妹妹的肛门(2)
  我叫做王语璿,我本身的肛门非常的小,上厕所感到非常不适,大约在一个月前,我在做肛门治疗时被哥哥看到,后来就由哥哥用棒棒帮我治疗,这个月下来,我已经慢慢感觉肛门有很不一样的感觉,上厕所时症状也舒缓了,但最重要的是每次哥哥插进来时我都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要进去咯」哥哥骑在我身上对準着我的屁眼
  「不能太粗鲁喔,爸妈还在家里,我怕叫得太大声」深夜中哥哥跑来我房间,我现在早就对哥哥百依百顺了
  接着又是一次激情的夜晚,哥哥这晚总共在我里面射了3 次才回房睡觉. 到了隔天早上哥哥叫我起床,帮我弄好早餐就在门口等着我一起去上学.
  「哥哥,凡士林快用完了说」我出房门前检查了一下,这个月来至少做了上百次了
  「那今天回家我们再一起去买吧」
  「嗯」我高兴的点点头
  放学后我在大门口等着哥哥,只见哥哥从远处慢慢走过来,而我的心也越跳越快,从小我就一直爱慕着哥哥,或许那天我不锁门就开始治疗心理也是希望哥哥进来吧。
  「走吧」哥哥伸出手来
  「嗯嗯」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放到哥哥手上
  哥哥的手温柔的包覆住我,掌心的温暖传到了我的手上,同时感受到哥哥手上的伤疤,让我的心中感到万般不舍。我把哥哥的手拉到我脸庞,用脸颊轻轻的触碰。
  「怎么咯?这么爱撒娇」哥哥看着我的举动,问着我
  「突然好想抱住哥哥」我回答着
  「在路上不好啦」哥哥看起来也有点不好意思
  「那回家后我要一直抱着你」
  「你哪天不是一直抱着我啊」我跟哥哥这一个月回家后就是直接缠绵到父母回来
  「13年来没抱到的份,我都要抱回来」
  在路上的人或许都以为我们是对情侣吧,但如果有人问起我们还是说是对兄妹,反正大家都只是觉得我们的感情特别好罢了,根本没有办法拆穿我们的关系。
  买完凡士林后,我们马上直奔家里,这个月来我每天回家一件事就是先到厕所清理干净,然后接受哥哥的宠爱。而这天浴室门突然被打开了。
  「哥怎么你今天……」我还来不及问完,哥哥就冲上来抱住我了
  我身上一丝不挂的,哥哥直接就往我身上亲吻着,我回神后也任由哥哥玩弄,甚至伸手帮哥哥脱下衣服,两手抓住哥哥的棒棒搓揉起来。
  「语璿越来越大胆了,想当时可是连看都不太敢看,现在都主动抓住不放」哥哥看我这么主动不禁取笑起我
  「还不是哥哥害的,我变得这么色,哥哥要负责喔」
  我跪到地上把哥哥的阴茎吞到嘴里吸允着,哥哥看着我吃的津津有味的,两手放到我头上抚摸着,静静的让我服侍他。
  口交是前几天哥哥要求的,虽然说一开始蛮排斥的,甚至还觉得有点噁心,不过每每看到哥哥都是很享受似的舔弄着我的肛门,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慢慢习惯后我反而爱上这种腥味,尤其是感受哥哥的棒棒在我嘴里跳动,令我感觉特别的刺激,只是当他插完后我不太敢再去舔就是了,我宁愿把舌头伸进哥哥的肛门里,也不愿意吸带有自己分泌物的棒棒,只能说我对哥哥的容忍度比自己多很多。
  嘴里的阴茎跳动越来越快,看起来哥哥越来越有感觉了,但我并不想让哥哥就这样射出来,虽然说我也很喜欢吃哥哥的精液,但我的屁屁也快忍不住了,想快点让哥哥进到我体内。
  「怎么停下来了」哥哥问着
  「我想要让哥哥射到我的屁股里面」我转过身去两手掰开了屁股,小穴和肛门暴露在哥哥眼前
  哥哥拿出沐浴乳把出口的管子塞进我肛门里,然后按压了几下,沐浴乳直接灌入了我的直肠里,滑嫩的触感让我不停的收缩肛门,接着哥哥把龟头对準我的菊穴。
  「哥哥要直接来,不清洗一下吗?」平常都是洗得干干净净才给哥哥插入的
  「不用了每次都还要洗,反正我又不在意你的便便」哥哥毫不在意的把龟头穿入我屁股的小洞
  经过了一个月的洗礼,到现在我还是无法习惯哥哥的鸡鸡,只能说哥哥的太粗了,根本没有人能受得了,不过据哥哥所说,我里面的括约肌非常的有弹性,虽然说看起来肛门没有被撑大,但括约肌的伸缩性已经变强了不少,这也是现在我被哥哥插过之后不会再有疼痛感的主因。
  「喔~~~」哥哥的阴茎顺利的插进了我的体内,一股肿胀的满足感从屁眼窜出
  「怎么插了多少次还是这么紧啊」哥哥前后动了动,阴茎还是被我的肉壁紧紧咬住
  「都是哥哥的太大了」
  哥哥看我已经準备好了,就开始动了起来。比起凡士林,沐浴乳有更佳的滑嫩感,当哥哥动几下后,沐浴乳平均涂抹到我的直肠各处,然后哥哥动起来就很轻鬆了,随着哥哥动作越来越快,两人的交合处甚至还插出了泡沫。
  「没想到插进去也可以顺便洗我的鸡巴」
  「那以后就都用我的洞洞帮你洗好了」我感到一种舒爽感一直从屁眼传来
  「可是我比较喜欢你用嘴巴说」
  「嘴巴不一样啊,嘴巴是先把哥哥的鸡鸡沾湿,然后再进到里面用泡沫清洗」
  「那最后不是要洗掉泡沫吗?是不是要让我进去语璿的小穴穴呢」哥哥的手伸向了我的小穴
  「哎喔!」我用指甲在哥哥的手背上捏了一下
  「别摸那边啦,那边还太早了会有小宝宝的」
  「避开危险期不就好了」
  「不行就是不行,等长大后我一定会让哥哥享受到完全的我,所以哥哥就先用我的嘴巴和后面忍忍好吗?」我知道男性的本能一定就是让女性受孕,但就现在来说我和哥哥还没有那个能力处理小宝宝的事情
  哥哥没有回我话,只是把手摆回屁股上,然后很用力的拍打着我的屁股,啪啪啪……没多久我的屁股留下了红色的掌印,我知道哥哥一定是在跟我赌气,但我也不在意,毕竟是我没办法这么快让哥哥满足,除了小穴外哥哥要怎么用其他地方我都无所谓.
  「嗯……嗯……」我配合着哥哥的拍打呻吟着
  「那你保证一定会给我吗?」哥哥大概看我硬生生的忍受他的粗暴,自己也捨不得我了吧
  「我已经是哥哥的人了,哥哥帮我撑开肛门,让我上厕所的时候不再难受,我最爱哥哥了」我放声大喊着
  这时哥哥回复温柔,只保留下体粗暴的操着我的小菊穴,我的菊穴已经完全是哥哥的东西了,在也离不开哥哥的棒棒,每天都期待着哥哥撑开我的肛门,分开我闭合的肠壁,把滚烫的精液射到我的肚子里.
  「啊!啊!……哥哥……哥哥」我的叫声越来越急促,这表示哥哥的动作越来越快,已经準备要将精液灌入我的肛门里
  「喔喔~我要射了」
  「射进来,把哥哥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到我的体内」
  「呜!」
  哥哥的阴茎不停颤抖着,每颤抖一次就射出一股精液到我体内,而且哥哥的棒棒竟然越来越大,强劲的精液不停喷到我的深处,我突然身体流过一阵电流,但马上又消失了,我想那或许就是高潮的感觉吧,只是现在的我还不能完全享受到,不过虽然只有这样,能让我最喜欢的哥哥射到体内来,我也已经很满足了。
  「进来了,好热,好烫,哥哥的精液都快把我融化了」
  哥哥至少射了十几波才停下来,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就在我放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受到一个便意,我赶紧爬到马桶边,阴茎和菊穴发出啵!的一声分开了。
  「哥哥,你先出去我清理一下」我不好意思说我想大便
  不过哥哥却是走过来把我抱了起来,我整个人像只无尾熊一样抱紧哥哥,两脚夹到他的腰部。
  「哥,放下来啦!」我被哥哥弄得又气又好笑
  「不要就让你这样上」哥哥看出我想做什么了
  这也是难怪,在没清理过的情形下,肛门接受哥哥如此粗大的棒棒蠕动,当然会让肚子开始运作起来,自然也就会想上厕所了。
  「这样很丢脸说」
  「语璿那么可爱,上厕所的样子一定更可爱」
  「出……出来了」刚被撑开的肛门根本无法锁紧,括约肌都还呈现鬆弛的状态
  「看很可爱喔」哥哥仔细看着我排便的神情
  而在排便时我彷彿又感受到那股电流流过身体,感觉像是被自己的大便侵犯一样,明明被自己最爱的人看着,明明不该给最重要的人看到我这副德性的,但这些因素不停的让我感受到刺激。
  只听到马通发出咚咚咚的水声,突然我失禁了,尿了哥哥一身。
  「尿出来咯,真是的这么大了还会尿到我身上,真是长不大的妹妹」哥哥没有避开反而更紧紧的贴住我
  尿液从两人的缝隙中漏出,哥哥甚至把阴茎伸入我两腿之间,让尿液直接浇在上面。等到一切结束后哥哥让我趴到地上,我以为哥哥会拿出卫生纸帮我擦屁股,但却不是我想得这样。
  「只有你尿太不公平了,我也要尿到你身上」哥哥把龟头对準我的屁股
  「尿吧,把哥哥骯髒的尿尿喷到我身上」
  哥哥的马眼喷发出强劲的尿液,冲洗着我的肛门和尿尿的地方,尿液中带着哥哥体温传到我的身上,我不禁颤抖起来,这时我却感到尿液开始集中到肛门的部分,当我转头一看,哥哥的龟头已经再度塞进我的肛门里.
  「里面也要洗干净才行」
  「嗯……好温暖喔」我并不感到噁心,反而是快感涌入全身
  最后哥哥把尿液都送进了我的肚子里,当哥哥拔出来的瞬间,屎尿一口气喷发出来,哥哥拿起莲蓬头冲洗着两人,而我们也就正式结束今晚的开幕,接着就是漫长的主戏,最后由哥哥的夜袭作为闭幕。
撑开妹妹的肛门 (3)
    我叫做王宇龙,自从妹妹肛门被我开苞后已经过了3年了,妹妹现在也已经高中一年级了,我也考上了离家稍微有点距离的大学,所以我开始自己打工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我的宿舍离妹妹的学校比较近,再加上平常父母本身就不在家,所以妹妹也就很顺其自然的搬到我这边住。
    「哥哥,从今天开始就只有我们两个了,这就是我们的小房间了」
    父母帮忙搬完东西后就离去了,妹妹把地上原本要给我睡的睡铺撤走,坐到单人床上,以后我都会跟妹妹抱在这张床上入睡。
    「以后想要做随时都能做了,而且也能抱着妳睡到天亮」我坐到妹妹身旁
    「那哥哥什么时候要做呢」妹妹天真的问着
    「当然是随时随地,只要一有时间就要做,一直做到两个人都没力气才行」我伸手把妹妹的裙襬往上拉
    「等等啦!才刚整理完房间,身上都是汗,你闻都是汗臭味」妹妹拉开衣领让我闻她的体味
    「嗯~不会臭喔,语璇最香了」
    「讨厌,我知道哥哥不在意,但是人家就是不想让你闻到」毕竟女孩子家还是不希望让自己不好的一面给所爱的人看到
    我并没有因此停手,反而进攻着妹妹的内裤,妹妹一不注意内裤就已经被拉到膝盖了。
    「哥~」妹妹受不了的喊了一声
    「来準备要进去了,先舔舔吧」
    妹妹的肛门经过三年来的开发,已经能够完全轻鬆的把我的阴茎吞没了,而也已经不用凡士林润滑,都由妹妹的嘴巴来代劳。
    「阿~~~」妹妹张大了嘴把我的阴茎含进了嘴里,仔细的舔弄
    「每个地方都要弄湿喔,不然等等屁屁会痛的」
    「哥的味道好重喔」妹妹含着阴茎嘴巴还不忘抱怨
    「不喜欢哥哥的味道吗?」
    「才不会呢,哥哥的味道最好吃了,最好是以后都不要洗澡」妹妹半开玩笑的说了
    「啧啧……..嗯~~啾」妹妹把阴茎涂满口水后,满足的把阴茎吐出来,最后还在龟头上亲了一下
    「嘻嘻..哥哥的棒棒好像又变大了」
    妹妹转过身来把屁眼露了出来,我很顺利的就把龟头挤入屁眼里,接着整个塞了进去,也不需要再等妹妹习惯了,马上就是一阵强力的抽插,妹妹张开嘴大吼着,已经不怕被父母或邻居听到了,室友听到大概也只是以为我带女友回家干罢了。
    「哥哥的棒棒进来了,好硬好粗喔,肛门都被哥哥越插越大了,撑得好开,每次干完上厕所都锁不住」妹妹已经被我养成了,每天第一次被我干完才去排便的习惯,有时候没有办法做的话,妹妹还会便祕呢
    不过其实妹妹的屁眼到底有没有鬆掉我也不知道,反正每次干还是觉得很紧,感觉也非常的舒服,根本没有觉得有不同,我完全爱上了妹妹的屁眼,每天每天一直干都不会腻。  
    「嗯…嗯..喔~~不行了,我的屁屁被哥哥玩得好敏感,好有感觉喔」妹妹已经能够用肛门高潮了
    「语璇真是的,一个女孩子家还叫得那么淫秽,好怀念以前清纯的语璇喔」
    「都是哥哥害的,让人家变得这么淫蕩,可是人家也只让你一个人看到我淫蕩而已,所以哥哥不要嫌弃我好吗?我会尽力让你舒服,哥哥好好的疼爱我这个淫乱的妹妹吧」妹妹虽然嘴里说淫蕩,其实本性还是挺害羞的,每次都被我讲得满脸通红的不敢看我
    「我就用这根肉棒疼爱妳吧」
    我把妹妹翻过来紧紧抱住她,经过三年的成长,妹妹的胸部有很明显的突出,至少从那贫乳晋升了两个罩杯以上,柔软的胸部贴到我身上,真的让我感到妹妹真的长大了。
    「啊啊!哥哥的棒棒,顶到了里面好胀,屁股的洞撑的好开,为了吞下哥哥的棒棒撑到最开了,疼..疼爱我吧哥哥,用棒棒疼爱我这个淫乱的妹妹」妹妹像个蕩妇般的疯狂叫喊着,比起平常还得咬住被子忍住压低音量时,更感到兴奋。
    妹妹的括约肌随着我的动作,被我龟头也带了出去,又因紧紧咬住阴茎而被我插入时塞回了肛门。
    「哥哥~我要去了,淫乱的妹妹又要被哥哥的棒棒插到高潮了」妹妹胡乱的叫喊着
    我也被妹妹不断紧缩的肛门夹得快出来了,两人的下体越来越大力的撞击着,随即而来的是一阵难以言喻的畅快感。
    「嗯~~~」妹妹哼了长长一声迎来了高潮
    接着我也将精液射进了妹妹体内,妹妹趴到了我身上休息着,我看着妹妹这几年来真的成长了许多,坦白说已经从娇小可爱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了,我还真担心妹妹身边会多出许多苍蝇。
    「哥哥,我想去上厕所了,你要去洗澡吗?」这已是妹妹的习惯了,当妹妹上厕所时我会先洗澡,等妹妹上完后再帮她清洗
    「嗯」我抱起妹妹进到浴室
    套房里的浴室非常小间,就只是多挂一个莲蓬头的厕所罢了,家里的浴室少说是这边的两倍多的大小,我让妹妹坐到马桶上,然后打开莲蓬头开始洗澡,我毫不在意妹妹在我面前大便,反正小时候也曾经帮她把屎把尿过,反倒是妹妹过了这么久在我面前还是感到不自在。
    「璇妳好了吗?」我有时候会这样称呼妹妹
    「嗯嗯」妹妹点点头
    我拿起卫生纸帮妹妹擦屁股,然后拿起莲蓬头沖洗她的屁眼,我洗得相当仔细,最后还用手指涂上沐浴乳伸进妹妹屁股内抠洗,最后才用清水灌入妹妹体内灌肠,将肠子内的髒污都排出。
    「嗯,屁屁真香」我最后还闻了一下妹妹的屁眼
    「哥~~真是的每次都这样」妹妹抱怨着
    再来我将沐浴乳搓满双手在妹妹的身上游动着,甚至现在妹妹的下体都是由我来清洗,只是妹妹不愿意让我太过分的触碰,仅止能清洗而已,就连只想伸手指进去都不准。
    「好啦!我的语璇」
    妹妹没穿衣服就直接走出去跳到了床上。
    「哥哥再来我们要做什么呢」妹妹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其实我们房间除了床以外也不过一个书桌、一台电脑和一个衣柜罢了,能做的事情的确不是很多。
    「不知道,不然撑开妳的小穴穴,抱着妳睡觉怎么样」因为妹妹都只给我插它的肛门,所以我都直接当那就是妹妹的小穴了
    「才八点而已就要睡觉了喔?」妹妹看了看时钟
    「明天妳还要上课,当然要早点睡啰」
    「那关灯吧」妹妹拉起被子盖住她美丽的肉体
    我关上灯钻进了被子,之后整夜房间里都发出满足的呻吟声,要认真地说话,这应该是我跟妹妹第一次的洞房花烛夜吧。当然隔天妹妹错过了开学典礼,直到下午才到校。
撑开妹妹的肛门(4)
  我叫做王语璿,自从跟哥哥住在一起后已经过了一年多了,可以说我们每天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哥哥为了支付一些开销,所以中午和晚上都会到自助餐店打工,大概都要晚上8 点左右才回家。不过今天哥哥休假所以他说会到学校接我,只是也不过是10分钟左右的路程罢了。
  「语璿你不走啊?」同学在校门看到我站在那边,觉得很奇怪
  「我在等人」我回应着同学
  「男朋友对吧」
  「嗯」我害羞的点点头
  「原来喔!难怪一堆型男想追你,你都不甩人家,是哪个男生那么有福气从实招来」我想明天或许会引起骚动吧
  「啊!他来了」我看到哥哥走了过来,我的心不禁跃动了起来,不管过了多久,哥哥总是能让我感受到心跳加速的恋爱感
  「语璿久等了吧,这你同学吗?」哥哥还搞不清楚情况的问着
  「你就是语璿的男朋友,嗯~看起来人模人样的,还算过得去,你应该是大学生吧」同学打量着哥哥,看哥哥穿便服随便也知道不会是高中生
  「男朋友?」哥哥不解望向我,我则是用眼睛对哥哥打了个暗示
  「好啦好啦!别闹了,我要走了」我抓住哥哥的手臂想快点脱身
  「有男人了就想赶快去甜甜蜜蜜了是吧,有重色轻友的嫌疑喔」
  最后终于摆脱了同学的取笑,跟哥哥一起走回家,哥哥用着疑惑的表情走着,而我则是像个刚初恋的小女孩般的黏在哥哥身上。
  「怎么你跟同学说我是你男朋友啊?」
  「嗯,哥哥不高兴吗?」我害羞的点点头,看哥哥的表情让我有点担心了
  「是不会啦!那我以后也要跟朋友介绍我女友给他们看」哥哥摸摸我的头
  回家后当然是像平常一样让哥哥帮我捅屁股,然后去上厕所洗澡,回到床上在接受哥哥的疼爱,只是我心中一直埋藏着一件事情,想跟哥哥说但又说不出口。
  「哥睡觉吧」时间到了11点多了,也差不多该睡了,而且我腰也快不行了,我决定还是不要提好了
  「璿再一次好不好?」看来哥哥还不满足
  「可是明天要上课说」
  「你是我女朋友耶!应该要满足一下男友的需求」
  看着哥哥哀求的样子,我总是会心动一次次的让的予取予求,最后的下场大多都是早上迟到被罚站作收。
  「好啦!谁叫我是哥哥的女友呢」我听到哥哥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
  接着又是一次的翻云覆雨,平常我和哥哥只要空闲下来就是做爱,也从不出门约会或去玩,两人最喜欢的就是互相在床上拥抱着,让哥哥的棒棒进到我的身体里,我每每都会因为两人的身体连结在一起而无法忘怀,其实我也知道兄妹是不该这样的,原本我一直在想只要哥哥有女朋友我就会自动退出,但这几年下来哥哥从来不交女友,反而对我更加疼爱,现在如果哥哥真的带了女友回来,我不禁自问我真的能够退让吗?我想应该是不行,已经是没有哥哥我就活不下去的状态了。
  「呼呼呼……哥真的不行了,要……要休息了」我被干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来,语璿生日快乐!」哥哥拿了个小盒子到我面前,已经过了12点而现在是我的18岁生日
  「哥你记着啊?」我心中不禁雀跃起来,我原本就想跟哥哥提生日的事情,既怕他忘记又希望他主动开口
  「嗯啊!有哪一年我会忘记的,我甚至自己的生日都忘了,也是会记住你的生日」
  我高兴地打开了小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我简直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哥,这个……」我感动得讲不出话来
  「今天你就18岁了,以后就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我希望你知道,我对你除了妹妹以外,我其实也把你当作一个女人来爱,我一直以为你或许有一天会找到比我更合适你的人,但我已经没有办法没有你在我身边了,语璿我爱你,不管是作为一个哥哥还是情人都一样」哥哥骚骚了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
  「哥哥,我也爱你」我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哥哥从盒子中取出一个戒指,虽然上面没有闪亮的珠宝,但我却能感受到那戒指的闪耀,哥哥握住了我的手,而我也顺从的伸出了手。
  「语璿可以吗?」哥哥拿着戒指对準了我的无名指
  「嗯」我微微的点点头
  接着我看到戒指慢慢的滑入,也代表着我这一生必须对哥哥忠贞不二,而哥哥也必须负起我的幸福,我伸出了手到眼前仔细看清楚,深怕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罢了。
  「好了先睡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哥哥把我的头搂进了怀中
  「等等,哥,你该不会没力气了吧?」我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事情
  「嗯?」
  「哥哥刚才说过我18岁了,已经不再是小孩了,所以哥哥也该……也该……」我害羞的不好意思说出口
  「也该什么?」
  「也该让我成为真正的女人了,哥哥,夺走我的处女吧,我要把我的处女献给你」我越讲头就越低了
  其实我以前的坚持就是知道只要我给了哥哥后,当哥哥一跟我要,只要哥哥多求个几句,我一定会心软从了哥哥,那我绝对是会在13岁那年就怀孕了,那时候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虽然现在我还在读书,但哥哥已经能勉强有点收入,当哥哥毕业出去工作也能够负担开销,为了跟哥哥长久走下去,我才如此坚持,但这么做跟我退出的想法相互矛盾,虽然觉得不对,但又离不开哥哥甚至开始为未来打算。
  「真的可以吗?」哥哥问着
  「嗯,我今天是安全日,但就算不是我也有帮哥哥生下小宝宝的觉悟了」既然哥哥跟我有相同的想法,时机也已经成熟了,我也不需要再多想什么
  我伸手到哥哥的下体,发现哥哥的棒棒早就硬梆梆的了,看来听到能进到我的阴道里,让哥哥感到非常兴奋,而我的阴道也开始蠢蠢欲动,不知不觉地已经湿掉了,想到等等哥哥会用这个肉棒插到我阴道里,产了了一股莫名的期待感。
  「哥哥进来吧,让我完完全全变成哥哥的东西」我慢慢引导棒棒到我的两腿之间
  哥哥压到了我身上,龟头顶在我的阴唇上轻轻一压,龟头排开了两片阴唇,挤开了我的阴道口,进到我身体里面。
  「嗯喔~」这从未感受到的触感让我叫了出来
  「不舒服吗?」哥哥马上停下来温柔的问我
  「嘻嘻……哥别大惊小怪的啦,只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觉得有点怪罢了,而且人家不是都说第一次都会痛的,不用担心我,儘管夺走我的处女就是了」
  哥哥继续往前推进,之后好像遇到障碍是的停了一下,只见哥哥用力一插,龟头瞬间顶破了我的处女膜,这也代表我已经不再是小女孩了。
  「嗯~好痛!」处女被夺取时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那疼痛感比当初哥哥第一次插入肛门时更加强烈
  「很痛吗?我退出去好了」哥哥就是这么的为我着想
  「不……不要,全部都进来」我抓住了哥哥的背,不让他爬起来
  哥哥也只有硬着头皮整个干了进去,跟肛门不同的是,肛门里面是非常长的肠道,而阴道却并没有如此长的长度,哥哥很轻鬆的就顶到了我的深处,不过哥哥也很不捨得我疼得连眼泪的流出来,进去后就停下来不再动了,让我好好的喘口气。
  阴道跟肛门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破处的疼痛感非常强烈,但就仅仅是一瞬间罢了,痛完之后没多久就好了,不像肛门当初我可是一直感觉屁股怪怪的,过了好几天才好。
  「哥哥好体贴我喔,我没事了可以开始动了」我用着甜美的声音呼唤哥哥
  接着哥哥就像平常一样开始抽插了,感觉上跟肛门被插入的感觉很像,但却少了那种被撑开的肿胀感,但刺激感加强,不过要比较的话我或许比较喜欢用屁屁来做,因为第一次被哥哥开苞的是人家的屁屁,自然会比较有特殊的情感。
  「嗯哈……哥哥……阴道……人家的阴道好舒服喔……哥哥好厉害,阴道也被哥哥插的好舒服,我要……我要去了!!」
  在哥哥强烈的抽插下,我一口气洩了4 次,最后阴道里充满着精液、淫水以及我的处女血,当哥哥抽出来时,里面黏稠的液体混和再一起,拉出了一条粉红色的丝线。
  「哥哥你看,你和我的那里被红色的丝线连在一起了」
  「嗯」哥哥往两人的交合处看了一下
  「人家说被红丝线连在一起的两人,会成为幸福的一对喔」我高兴的说着
  「璿,我会让你幸福的」哥哥搂住了我,两人就这样幸福的睡着了
  但接下来的一切却并未如我想像的一般,现实的残酷摧残着我和哥哥两人。
  其实这晚我并不是安全期,但是不是危险期也不知道,算是很微妙的日子,我以为不会那么刚好,但事情就是如此,我怀孕了。
  知道了我怀孕后,哥哥并未有很大的反应,只是紧紧的抱住我,给我很大的安全感,之后哥哥跟我一起去跟父母报告,父母当然是大为震惊,在劝说把小宝宝拿掉失败后,父亲愤而把我和哥哥赶出家门.
  再来就是严重的经济负担了,虽然哥哥努力的打工,但还是难以支付房租、学费和产检等费用,最后哥哥无奈的去办助学贷款,总算是撑过一小段日子,虽然这段日子很苦,不过每次回想起来,总是觉得那段日子很幸福。
  后来是奶奶介入,毕竟对孙子还是关心,又不会父亲一样拉不下脸,时不时的偷偷塞钱和一些日常用品,最后终于撑到了我生下小孩,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当哥哥去当兵时,我也回到学校上课,奶奶则是做起保母的责任。
  等哥哥退伍之后,没多久就找的一份工作,虽然薪水不是很多,但勉强支付一个小家庭的开销还是可以的,当然我这时候跑去读大学,小孩持续放在奶奶那边照顾,只有假日我们才会把小孩带回自己照顾,当然大学没课时我也会跑去看小孩。
  而为了经济负担的关系,除了真正的安全日以外,平时都是让哥哥插我的肛门,不敢再抱着赌看看的心态了,不过哥哥倒是无所谓,反正哥哥说只要能跟我一起,就算用手帮他,他也无所谓,而且哥哥干我屁屁也干不腻,常常干到我肛门都差点合不起来,有时候还真怕被哥哥插到鬆弛掉了,不过还好过一天就好了,只是没好多久又被哥哥撑开了。
  几年后我毕业了,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哥哥也受到上司赏识慢慢的往上爬,经济渐渐宽鬆了,所以决定再生一个小孩,这次生出了一个小帅哥,最高兴的人当然是奶奶咯,有男孙可以传宗接代乐的呢。
  有天休假我和哥哥坐在客厅看电视,姐姐和弟弟则是坐在地上玩玩具。
  「亲爱的,看来我们真的得到幸福了呢」我现在为了小孩,只有两个人在房里才会喊哥哥
  「嗯嗯,虽然一路走过来蛮苦的,但是很幸福呢」
  这时突然看到弟弟亲了姐姐的嘴唇,而姐姐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又亲了回去。
  「啊!」我和哥哥张大的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办呢」我问着哥哥
  「顺其自然吧,如果她们也向我们一样相爱的话,我相信他们也会很幸福的」
  「不过得先教弟弟撑开姐姐的肛门才行」我笑着对哥哥说
  到现在我和哥哥还是天天用肛门来做爱。
  「不然太早有孙子的话,他们可苦咯」
  「好好,等长大一点让他们观摩一下吧」哥哥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着
  「那我们现在得好好练习咯,不然教得不好就糟了」
  在那之后我的肛门每晚都被撑的大大的,有时到了早上想缩紧都缩不起来了呢,不过还好弹性还不错,中午就慢慢回复了,我想以后我的肛门会越来越适合做爱吧。